情系万家灯与火
——记第八届陕西青年科技奖得主、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副总工周恒
时间: 2012/1/11 10:13:19    作者:刘德英
来源: 宣调部

  戴着眼镜,举止儒雅的他,就是植根于黄河二十年,足迹踏遍大江南北及海内外,在水电战线上勤奋耕耘,只为万家灯火明的中国水电顾问集团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副总工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周恒。

  生于甘肃靖远的周恒,1992年毕业于西安理工大学水电学院,先后参加主持了黄河大峡、新疆大石峡、察汗乌苏、西藏沃卡、雪卡等20余座大中型水电站设计工作,历任黄河苏只水电站项目设总工程师,公伯峡水电站项目副总设计,宁木特及茨哈峡工程总设计,缅甸乌托水电站总设计;西北院水工处泄水室主任,泄水设计分院副院长等职务。

  一种精神决定一种生活,一种使命承担一份责任。

  二十年来,沉稳坚毅的周恒转战西北,穿溯黄河,问源长江,跨出国门,投身海外……他以青春阳光、锐意进取的姿态,在我国水电建设事业中,承担起了勇攀高峰的时代使命,尽显了青春风采。

铭记安全 勇于创新

  周恒常说:“安全是工程设计的底线,创新是设计师的事业生命。设计的生命在于不断创新,只有不断的创新,才能使设计产品具有竞争力,才能真正体现设计的价值,提高设计产品的生命力。”

  然而,创新之路是艰难的,是西北粗粝的风沙,磨砺出他如白杨一样坚韧不拔的顽强意志。在主持设计每一座水电站工程中,他总是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积极进行工程优化设计、大胆推进新技术的研究和应用,取得了显著成绩。

  高土石坝在施工期间,一般主要采用隧洞导流,常常需要修建大断面的隧洞,导流洞的造价往往比较高昂,合理利用导流洞改建为永久性的泄洪洞,达到一洞多用的目的,是降低工程造价及解决枢纽布置困难的一个方向。传统的“龙抬头”泄洪方式存在施工难度大、消能及河道冲淤问题集中、泄洪雾化及工程投资大等诸多问题。而利用导流洞改建为旋流泄洪洞既可以减少施工风险、降低工程投资,促进了国内坝工技术的进步,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但是,一项新技术在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关键部位的应用,岂是儿戏! 其中的艰辛曲折、跌宕起伏,外人又何以体会呢?

  公伯峡水电站,是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中“西电东送”北部通道的启动工程,是黄河上游水电资源滚动开发的第一座大型水电站,也是我国第一座应用大泄量水平旋流消能建筑物的大型水电站。正是他主持设计了该项创新设计,节约工程直接投资约5600万元,取得了巨大的社会经济效益,成为国内首创,使我国在该项新技术的研究和应用方面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质量重于泰山

  秉承“做一个项目,出一个精品,凭一腔真情,播一片信义”的原则,周恒竭诚地服务于工程建设。

  为使公伯峡水电站工程设计达到技术先进、方案周密,他和同事一起进行了大量的分析论证、科研攻关、工程设计优化工作,先后采用了旋流消能、挤压墙、取消压力钢管伸缩节等二十余项技术含量很高的重大优化设计成果,在质量控制方面采取了保证体系、管理措施、问责制等,使该项工程质量、工程建设进度、工程设计、工程环境保护等均取得突破,被誉为国内水电建设的“精品工程”,得到了国内同行的高度赞赏。

  同时,根据业主提出的同步建设位于公伯峡下游12km、装机容量225MW的苏只水电站工程,“以大带小”的建设原则,周恒兼任苏只水电站设计总工程师,开始了苏只水电站设计工作。在2002年完成了预可行性研究和可行性研究两个阶段的设计工作,2003年,工程可行性研究通过上级单位的审查后,于同年9月开工建设,2005年9月主河床二期截流, 12月苏只首台机组顺利投产发电。首台机组发电工期不到29个月,这,又创造了一项国内同等规模工程建设的新记录。这一系列时间节点背后,都凝聚着周恒追求质量完美的心血。

  自参加工作画第一张图开始,周恒始终告诫自己:“百年大计,质量第一”。他以自己扎实的工作作风和雄厚的技术实力,铸就了一座座工程精品。

天道酬勤 德能兼修

  周恒自认没有过人的天赋、没有优厚的自身条件,惟有勤勉才能使自己不断进步。他把人生比喻成一条鱼,要像鱼儿一样不停地游动,一旦停止,就要下沉,就要落后。

  1997年,他所在的泄水室主任和室专总要赴西藏进行援建工作,加之两名老同志退休,室里承担的近10个项目的设计重任,一下子就落到了时任副室主任的周恒肩上。能行吗?许多人不禁为全室最年轻的他捏了一把汗。要知道,除了专业技术,还要做管理工作,管理对象中有年龄、资历都比他高许多的高工、教授。

  在同事们疑虑的眼光下,他通宵达旦、夜以继日地工作。除保证自己的出图率,还协调同事之间的工作。顺利完成了每个工程项目的设计报告和设计图纸。

  白山黑水、高峡平湖……周恒一路走来,那儒雅的身姿、谦恭的气质感召着同事,也感召着他的同行。

】【打印】【关闭窗口